由于以色列情报的失误导致以色列在第四次中东战争遭遇惨败

两军交战军情为先,可以说情报在战争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以色列在前三次中东战争中能够取得决定性胜利和以色列情报部门工作是分不开的, 当时以色列有两大情报机构,一个是由军方负责的阿穆恩,一个是由政府负责的摩萨德。正是由于军方负责的阿穆恩情报失误和严重滞后,导致了以色列在第四次中东战争的失败,差一点亡国,中东战争中的大败,差一点儿予以亡国。事后以色列对情报部门进行了改组,军方的情报机构阿穆恩予以撤销,相关责任人予以撤职,国家情报系统统一由摩萨德领导。

在1973年10月6日,埃及和叙利亚联军向以色列发动进攻,这就是第四次中东战争又被称为赎罪日战争,这一天是星期天,是犹太教的安息日,犹太人一般都在家祈祷不出门,10月6日又是犹太教的赎罪日,是犹太教中最神圣的日子,所以所有犹太人都必须在家中获得教堂忏悔祷告,所有的工作都予以停止,此外10月又是的斋月,所有的白天都要不吃不喝,进行斋戒。也是不适宜作战的日子,所以说埃叙选择的时间十分巧妙,埃及叙利亚人均选择赎罪日具有突然性,谁也没有想到埃及和叙利亚会在这个时间点发动战争,以色列仓促应战,虽然定最终顶住了进攻,避免了亡国的命运,但也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我们简单介绍一下战争状况,赎罪日战争从1973年10月6日开始到10月26日结束,埃叙联军最指挥官是埃及国防部长伊斯梅尔元帅。以色列是沙龙少将,战后,沙龙被称为“中东巴顿”,赎罪日战争历时二十天,最初埃叙联军大获全胜,而一旦以色列清醒过来以后,战况发生扭转,埃叙联军全线溃败。更为关键的是,当时中东盟主埃及信心的丧失,也就此导致埃及成为第一个与以色列建交的中东国家,此后,中东再也没有组织起来一场大规模的对以色列的战争,因为所有的阿拉伯国家已经意识到,已经不能通过战争击败以色列了。那最初以色列是如何疏忽大意的呢。

在战后,以色列对战争进行了总结,认为埃叙联军突然袭击成功的的最大原因,就是情报滞后,军事情况不明,为此,以色列国防部情报机构阿穆恩的主官泽拉被解除职务,副局长也被解除职务,其他两名高级军事情报官员也被解除职务。四人都提前退役。情报最大是特点就是时效性以及准确性,如果情报一旦发生失误,那么连改错的机会都没有。前三次中东战争胜利,与情报的准确性和及时性有着莫大关系,而第4四次中东战争爆发以后,以色列最初遭受了最惨重的损失。以色列作为一个小国,能够在敌对势力的重重包围之下,仍然能够打败他所有的敌人,除了拥有强大的国防军以及以美国的支持之外,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它的情报机构,在所有的国家中,以色列的情报是极为出色的,以色列情报一向以狡诈,嗅觉灵敏快速而闻名。但赎罪日战争以色列军方情报阿穆恩因何而沉沙折戟的呢?

不能说阿穆恩没有注意到相关情况,在1973年四,五月间,埃及和叙利亚举行的军事演习,以色列情报机构曾发现了许多不同寻常的举措,比如一些埃及警卫部队被部署到新的基地,军方的通信联络系统已经无法监听,埃及在运河堤坝处修筑了65座碉堡,最高的一座可以观察到运河对岸以色列人的活动,动员了大量的民众对渡河的坡道进行修复,并在一些城市实行了灯火管制。并向献血者发出呼吁,但阿穆恩局长泽拉对此不以为然,他不过认为这就是演习的一部分,完全是军事推演。

下属提供来的军事情报和分析报告,认为战争大概会在六月爆发。他批示:战争不会爆发,以色列军总参谋长艾达扎尔却不敢大意,为了应付可能出现的意外。在征得以色列总理梅厄夫人同意后 ,以色列军队进行了局部动员。战争没有预期爆发,这次误判挫伤了总参谋长埃拉扎尔的信心,在此后的危机中,埃拉扎尔虽然意识到形势情况的严重,并提议采取一些预防措施,但是在国防部长达扬和局长泽拉的反对下,没能坚持己见。进一步丧失的时机。

1973年的4月,阿穆恩情报人员发现,18架法国幻影战斗机,以及多架战斗机抵达埃及,预计会有更多战机会从沙特阿拉伯,科威特赶来与埃及的战机会合。埃及的空军实力已经迅速增强,阿穆恩注意到,在5月1日,埃及总统萨达特在发表演说:即将到来的战争不仅满足于收复失地,而且要结束23年来一系列的狂妄姿态,看来战争只是一个时间问题。8月4日,以色列情报得知苏制导弹飞毛腿已经运至埃及。从情报中显示埃及,叙利亚已经向前线日增加到了一个叙利亚空军旅,埃叙战备预备等级也有所提高,航空证明已经侦查到了这些情况。

11日,叙利亚前线除进出常规部署之外,临时增加了130辆坦克和35个火炮连。军队已经在前沿阵地和后方全面。美国中央情报局也提醒以色列,根据他们的情报,埃叙的军事演习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更为重要的是,埃及正在储存比以往更多的弹药和粮食,这是迄今为止所观察到的,最为广泛的后勤支援,野战通讯网已经完成,因为其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一次演习的需要。

以色列前线的普通士兵已经感觉到了战争的到来,因此上对局势感到忧心忡忡。而处在后方的以色列决策层以及情报机构对此却一无所知,9月24日,在总参谋部的例行会议上,军方情报阿穆恩局长泽拉在谈及最近军事异常情况的时候,他说,根据阿穆恩的估计,埃及和叙利亚的军事部署并无相互联系,叙利亚集结是一种防御形式,埃及就是一次大规模的军事演习。认为目前还看不到任何战争危险,最后他又向总参谋部保证,如果阿拉伯国家有所行动,他肯定会在提前48小时得到情报,这个保证让许多人放下心。

但各种不好的消息还是纷纷传来,9月25日,以色列总理梅厄夫人在与约旦国王侯赛因的谈话中得到警告,叙利亚已做好战争准备,而埃及将加入叙利亚一方联合作战。在得到这个消息以后,梅厄夫人立即要求国防部长达扬,总参谋埃拉扎尔和军方情报阿穆恩负责人泽拉对这份情报作出评估,但三人一认为战争不会在短期内爆发。但美国传来的情报显示,叙利亚陆军已经处于临战状态,空军做好战斗准备,同时,来自政府的情报机构摩萨德特工也报告了埃及有可能大规模渡河的可能,埃叙联军将由埃及国防部长伊斯梅尔元帅统一指挥的消息。

这一消息明显就是开战的前兆,以色列南部军区司令戈南,他要求立即取消士兵休假,军队进入戒备状态,摩萨德首脑也提议北部镇区提高警惕。消息仍然被军方情报阿穆恩负责人泽拉认为是杞人忧天,还是无动于衷。泽拉对于局势的评估没有改变,而且还是乐观的,但是由于埃叙保密措施不严,叙利亚的下级军官们已经知道了战争计划,叙利亚军官打电话给他的黎巴嫩亲戚,告诉他这个周末不要在叙利亚,这个电话被以色列人窃听,埃及民航局长于10月4日晚取消所有航班飞行,并准备把自己的亲戚送往国外避难,埃及军方立即撤销这个命令,民航飞机于次日恢复正常,10月2日中东新闻社报道也报道了,埃及第二,三军团进入戒备状态,其他新闻也报道说中东形势十分紧张,但在如此明显的情况下,军方情报阿穆恩负责人泽拉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和采取任何措施。

当时中东国家的支持者苏联的举动也是十分怪异。在10月4日,以色列情报人员得知埃驻埃及和叙利亚的苏联顾问将留在岗位上,但家属必须为12点集合乘坐专机回国。阿穆恩分析认为有三种可能,一,苏联政府知道的阿拉伯将发动战争,但不看好战争前景,因此想保护苏联侨民,二,借此向叙利亚和埃及表明苏联不赞成他们的发动战争。三,苏联和埃及发生外交危机。泽拉认为第一种情况最大。虽然泽拉自我感觉良好。但前线日以色列南部军区情报处长本杰明向上级递交报告认为战争不可避免,以色列北部军区也注意到叙利亚重要部队正在向前线部署坦克,萨姆导弹已经送上发射架,战争已即将来临,10月2日训练炮兵增加到108个,第2天为140个,坦克增加900多辆,所有情报纷纷涌向以色列总参谋部,部长达扬马上要求总理召开你个会议讨,泽拉因病没有出席会议,由国防部长达扬主持。

开会以后,各种意见纷争不断,各种情况都有,但国防部长达扬拒绝了南部军区与北部军区采取干预措施的要求,总参谋部指示,不能采取导致前线日,焦虑不安的国防部长答集总参谋长,副总参谋长,以及北部军区司令过来开会,讨论形式没有什么效果,仍然做出了维持现状的结论,不过由于当天晚上,军方报告埃及正在召回相关人员,预感到形势有变化,达扬向总参谋部发出三级战备命令,这是以色列现役部队最高戒备命令,4日,以色列又发现埃及前沿部队的炮兵增加到19个步兵师,战争会不会一触即发?

1月5日9:45分,以色列总理梅厄夫人在国防部长达和泽拉等人的陪同下会见,有关负责人汇报了边界形势和最新进展情况,建议召开内阁会议进行讨论,最有发言权的阿穆恩负责人泽拉仍然强调,埃叙发动进攻的情况很小,会议仍然决定维持现状不动,大家都认为形势不大对头,但是又没有什么具体的措施,谁也没有做出最坏的打算,最后决定授权总理和国防部长,在下适当时候下达全面动员令。所有的人都没有意识到情况的紧急,梅厄夫人甚至仍然决定到乡下去度假。

政府的无动于衷让以色列情报界的另一个成员摩萨德沉不住气了,他们的情报已多次显示即将发动进攻,但是他们的意见没有被采纳。摩萨德首脑扎伊尔在10月4日晚向内阁通报,10月6日晚将爆发战争,此时距离战争还有22个小时,10月5日11:00,阿穆恩的情报信号终于得到了。但为时已晚。

可以说,以色列军方情报机构阿穆恩首脑泽拉必须对此事负有责任,以色列这样一个处于四面包围的小国,邻国进行的任何一次军事演习,都必须特别关注。因为演习和战争没有太大区别,进行演习就为本身就是为了战争意图,只要时机成熟条件,一场演习随时可以变成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正因为如此,泽拉的错误无疑是之致命的。战后,以色列国防部长达扬,总参谋长埃拉扎尔和阿穆恩局长泽拉先后被解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